“女汉子”王凤梅撑起江津车管所查验岗半边天趴车盖钻车底-江津区交巡警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72
“女汉子”王凤梅撑起江津车管所查验岗半边天 趴车盖钻车底-江津区交巡警

“9米76!……2米52!……3米46!”一个响亮的女声接连报出数据。
露天场地上停着一辆31吨的火红大货车,女查验员王凤梅正和一名男同事在这大家伙身边忙前忙后,测量它的各项参数。他们是机动车的“伯乐”,也是“医生”。负责在新车上牌、车辆过户等行为中,对车辆进行查验。

△王凤梅与同事一起测量车轮距
大货车常有,而“王凤梅”不常有。
据了解,全市查验民警共116人 ,其中女民警仅3人。王凤梅是名副其实的“极少数派”。

△王凤梅正在核对等待检查的大货车车辆信息
一天换两套工作服 掀近百个“蒸笼”
“你甭管它外面天气如何,查验小车那肯定凉快不了。都是开到查验棚里,运气好没开多久,车子温度还不高。这车要是开了会儿路才到,还开着空调的话,一掀开引擎盖,嗯樊落,那就是刚端下灶台的大蒸笼啊!”一位工作人员一边打趣,一边引着记者往王凤梅正在工作的查验棚走去。
名副其实一个棚,对穿对过,棚内棚外不存在室内、室外温度的差别。小车从一端进入排队,到另一端出口处停下查验,即来即查即走。
看到记者,王凤梅没停下手里的工作。她招呼记者一句:“后面都排起队的,我就顺便把我的工作内容给你们介绍一下吧?”说着一把掀开面前一辆白色轿车的引擎盖,一股热浪扑面而来。被热浪一袭,记者不由得后退半步,但见王凤梅丝毫不为所动,弯下腰右手举着手电照着发动机位置,左手就向发动机旁边的部件摸去。“车辆查验工作重头是对照发动机号、车架号等信息。保证查验的车辆符合相关安全条例规定。”王凤梅一边解说,一边记录、比对动机号。

△夏天的汽车发动机就像火炉,但王凤梅必须靠得很近去核查车辆发动机号

△王凤梅蹲下检查车辆轮胎规格是否与登记信息一致
做完引擎盖区域的查验工作穆家寨,王凤梅打开副驾驶门,蹲身伸手往副驾驶座位下摸去。“各厂商生产的各型号车辆,车架号的位置都不固定,要自己去了解、学习。这个车型的车架号就在副驾座位下头。”查过了车架号,王凤梅又走到车尾打开后备箱,整个上半身探入后备箱进行检查。

△核对车辆出厂信息
反复核对车辆信息,再对着车辆拍了照,这辆车的查验工作才算完,用时约4分钟。

△对车辆进行拍照
记者问王凤梅,这是不是她查验一台小车的平均用时。她擦了一把汗,说:“这回是给你们讲解流程才用这么久,我平时查一个小车,如果它本身是不存在问题的话,查验完毕是在3分钟以内。”
记者:“一天能查多少小车呢?”
王凤梅:“江津车管所是渝西片区业务量最大的车管,所少的时候七八十台,多的时候上百台。”
记者:“每台小车都要至少弯腰3次?”
王凤梅:“是啊,以前有段时间我腰痛,还以为是不是自己弯腰多了。我觉得不可能噻,我身体这么好。结果后头去医院一查,医生说是天气热,我水喝少了渴望城市1。”说到这里,她爆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记者:“那你查发动机号的时候,被烫过吗?”
王凤梅:“当然啊!不过幸好没有留下过疤王依蕾。”一边说,王凤梅一边拍了拍手背,又是一阵笑声。

△趴在滚烫的发动机上拓印车架号,被烫伤是常事
站着说话这一会儿,王凤梅湿透的衣服在风扇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干。她说:“我工作服都是准备了两套,上午一套下午一套。半天下来那个汗味儿...啧啧啧.......”
眼见暂时没有小车来查验,王凤梅往露天场地里等待查验的大货车走去。王凤梅介绍,江津车管所就两个查验员,同时负责所有车辆的查验任务,平时小车的业务多一些,得空的时候就得赶紧去查大车。“人家等着呢。”
于是有了文章开头那一幕。

△王凤梅认真检查车辆的每一个细节

△王凤梅认真核对车辆信息
工作六年没中过暑 和丈夫三个星期见一面
王凤梅已经当了6年的查验员,从事这份工作对她的生活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王凤梅半开玩笑半当真的说:“我以前还喜欢化妆,但是一出汗脸就不能看,现在就只擦防晒霜了。所以我们女查验员少。经常有车主看到我在查验,开玩笑说,妹妹,你囊个不去坐窗口诶?在这儿这样晒起,女娃娃遭不住哦。”

△王凤梅钻进轮胎里检查车架
她随即脸色一正,说:“确实查验员这个岗位,对身体素质有一定要求。但我工作六年就没中过暑,当然也不能中暑,我们这儿查验员就两个人,少一个人业务就没办法开展了炫音社,要耽搁群众的时间凯莉·库柯。我平时下了班回去休息一下,晚上还能出去跑跑步。身体好,能干!而且你别看我是女性,黄婉佩我还拿过查验大比武的涪陵黔江片区最高分呢!”说着,又笑了起来。
她爱笑,即便谈起一些让人觉得“恼火”的事儿时也是笑着的。据同事介绍,王凤梅的丈夫也是交巡警,在石柱工作,两人三星期才能见上一面,三个月能见四面。此时,王凤梅笑着说:“我现在是‘孤家寡人’、留守妈妈哦。娃娃也送到他外婆家了,我一个人住。我老公平时比我还忙,排班休假和我的工作节奏又总是对不上张帝毛毛歌,确实一般三周左右才能见一次面。难啊,江津到石柱单程都要3个小时。”嘴上说着难,但她满脸的笑意司马张良。
当记者问起为何能在这个比较累的岗位坚持六年时,王凤梅说:“查一台车,不管它有没有问题,都有成就感。前段时间我就查到一辆车,私自更换大梁。这明显违反了相关的安全条例。说直白点儿,就是这辆车上路后发生事故的几率比合格的车要高;同等的事故,它可能会有比合格车辆更严重的后果。后来这辆车被依法强制报废了。这种时候我就很有成就感。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以前上牌是分号段的,我查的车号段固定,在街上走着很容易就认出来。在外面看到自己查过的车在路上跑,就感觉特别亲切。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冷宫代嫁妃,号池合并之后就认不出哪些是我查验的车辆了。”
经过短暂的午休,王凤梅换了一套干净不黏糊的工作服,又往晒了半天的查验棚走去。

△检查完车辆,王凤梅累得满头大汗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 余珂静 摄影 任君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