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被遗忘的古镇简阳石桥-成都方志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76
——一座被遗忘的古镇 简阳石桥-成都方志

▲点 击 上 方“成都方志”关 注 我 们
编者按:石桥古镇位于简阳城西沱江水畔,是沟通川西、川南、川北的交通枢纽。民国时期,这里曾是川中有名的金融中心、商贸中心,位列四大名镇,有“小汉口”之称。解放后,沱江东岸的简阳迅速崛起,河西石桥的地位逐渐下降,古镇风光不再,最终于历史长河中湮没无闻。
石桥古镇位于四川简阳市城西 4 公里处,曾是川中有名的金融中心、商贸中心和水陆码头,号称四川千里沱江上的四大古镇之一。发源于川西北九顶山南麓,绵竹市断崖头大黑湾的沱江,自简阳市宏缘乡林荫寺进入资阳市境内,南向流经简阳市养马镇、然后到石桥镇。沱江流经石桥自然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回水沱”。因流经石桥的沱江水势平稳,石桥便成为一个天然的优良港口,成为沟通川西、川南、川北的交通枢纽。
01
石桥名称的由来
关于石桥名字的由来有几个不同的版本。石桥镇古称石桥井,相传在宋朝以前石桥只是一个供来往客商行人歇足的幺店子。后来在幺店子旁边修了一座小石拱桥,过往行人在此休息,故得名石桥。又因大街所在的回龙桥南约十米处有石井一口,故称石桥井。清朝时期将石桥改为石桥井,国民十九年石桥井改为石桥场,国民二十九年改为石桥镇。然而,这只是当地比较流行的一种版本。又据《重修简州志》(咸丰葵丑年刻印)记载:石桥名称来源于“州北七里一名双凤桥,一名回龙桥”(双凤桥即现在石桥镇的上回龙桥,回龙桥即现在的下回龙桥)。据县志云:石桥汉代建场,唐(618-907)置石桥为太平县。又旧志云:相传昔为柳杨县,县址在离今场镇西南 2 公里的高寺寨,因明末张献忠率大军入川,该城屡遭兵燹,柳杨县城为战火所毁,到清初(顺治六年)“湖广填川 ”移民迁建新城,是为今址。大小街道十一条,因有挑水河及数条小溪穿街而过梦之堂,上架有石拱桥数座衔接东西街道,故而得名“石桥”。

石桥以前又称“花镇”,因周围盛产茉莉花而得名。据当地人称,河西种植了大量的茉莉花供石桥的茶厂所用,采摘茉莉花是当时人们的一项重大任务。如今茶厂倒闭,也再不见茉莉花的影子,曾经的“花镇”也只在少数人的记忆中存在。
古镇往昔繁华
02
在石桥当地有这样一个说法 : 明末清初,湖广填四川时石桥古镇开始兴起。石桥处古东大路要冲,是沟通川南、川北、川西的交通枢纽,这为石桥的繁荣提供了必要条件。据傅崇矩的《成都通览》记载:成都至重庆的路程从牛市口出发,经茶店子、赤水铺、九曲铺、石桥井、简州等地点,共一百三十余里路。也就是说,石桥是成都通往重庆的必经之地。再加上石桥天然港口的优势条件,使石桥成为水陆交通的一个交汇点。也因此石桥在民国时期成为当时的四大名镇之一,有“小汉口”之称。
若是问起石桥的历史,最是让当地人引以为傲的便是石桥的水运码头。据当地人称,解放前,也就是抗日战争时期的石桥最为繁华热闹。石桥处战争的大后方,算得上当时的一方净土。因而安宁的环境为石桥的繁荣发展提供了条件。在沿河的中山街上全是过往做买卖的商人,李树浩通街都是商铺,叫卖声不断,称得上是人山人海。更有夸张者说,随便在地上都能捡到金银财宝,可见那时石桥的繁盛。中山路旁的沱江上停靠着无数大大小小的过往船只。当时仅仅是石桥本地的木船就达到了 600 余只,再加上外来的船只,有时可以达到上千只,形成难得一见的“水市”画卷。民国颜续《石桥舟中》诗云:“五湖休泛棹,一水促轻艭。素鹭飞声远,青娥照影双。红楼凭断岸,绿柳拂晴窗。花片随流至,依依欲过江。”这也是石桥舟楫繁多的印证。为此,也产生了造船这一行业。
停靠在码头上的船只排满了石桥紧挨的沱江沿岸,人们不必将货物搬运下船,多数情况下是在船上就把买卖给谈定了。沿边上的商铺大部分会用来作为仓库堆放货物,特别是大码头街一带的房子。曾经在当地人眼中,这些房子便是财富的象征,而现在看来,当地人谈起是则是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五味杂陈。据当地的一位老人回忆,以前的码头存在“舵把子”,即掌握着码头贸易的人。他们压榨百姓,特别是码头的搬运工,生活尤为辛苦。他们没有自己的房子,住的地方十分简陋,甚至与猪共眠,生活十分艰辛。这些豪华的商铺与搬运工的生活形成鲜明的对比,使古镇的繁华多了几分沉重。
抗战时期,航运带来的各种商品贸易,在石桥古镇里形成了米、糖、烟、酒、油、棉、山货等八大商派,从而分化出了八大帮派。经过调查我们知道了其中的七个,分别是 : 米帮、盐帮、油帮、白糖帮、担子帮(主要在当地运输)、运输帮(主要在成都的运输)、欠纸帮(音译,主要贩卖冥币)等。相传,这些帮派中有一个头目,名为毛利明。他是石桥本地人,在 1952 年土改,打土豪分田地中被枪毙。像这样的石桥帮派掌握着那时石桥的经济命脉,是石桥繁荣经济的具体表现之一。
其中,石桥井盐历史悠久,在汉朝初井盐生产就开始了。而在清朝,政府设立了专门管理盐务的机构,收取盐税。清代无名氏曾作诗《石桥井观盐》:“一带寒山起暮烟,盐灶家灶傍晴天。凿开混沌熬三峡,倒泻洪涛瀹九川。看取调和资鼎鼐,不妨汲引出渊源。几经锻炼成佳品,选物供炉讵偶然。”再有《简阳县志》记载 :“(县北)七里,火井湾能出火,以煮盐。”可见当时石桥井盐业已经相当成熟艾薇薇,且有一定的名气。

此外,石桥除了货运还有人运。在现在的过河码头处,以往,每天都会有撑船的人叫喝着。当地人说 : 那时,石桥很热闹,河对面的人都想到石桥这边来赶场,买东西。久而久之,撑船也变成了一份职业。民国二十四年(1935 年)国民党中央军在石桥港设立水上警察局,专注于管理水上的运输和贸易。据采访的一位船老板回忆 : 那时,会有人拿着喇叭在码头那里喊 :“注意安全啊!”他们管超载,水上交通方面的问题。后来沱三桥修通后,船运便逐渐消失,水上警察局也并入当地警察局。
因为水陆交通,尤其是航运的重要地位,石桥的商贸尤为繁荣。为此,各地的商人在此聚集,他们用赚来的钱财在这里买房置地。同籍外省人组成同乡会,建立的各大会馆成了他们的聚会地点。也许是因为地域文化的差距,他们也在石桥修建庙宇,牌坊和祠堂。
曾有诗云 :“石桥帆影出碧涛,渔女煮酒问桑麻。远来皆是荆楚客,笑入会馆似还家。”各地商人的云集使石桥会馆林立。当时有六大会馆 : 陕西会馆(又叫关帝庙),福建会馆(又叫天后宫)和广东会馆(又叫南华宫),两湖会馆(又叫禹王宫),江西会馆(又叫万寿宫),和贵州会馆。如今,只有陕西会馆还留存于陕西街。会馆里供奉着三国时期的蜀国大将——关羽。在当时,“武圣”关公与“文圣人”孔夫子齐名。人们从关帝庙里接回关帝像回家供奉,这是对道德的传承和自己精神的寄托。
石桥繁荣的不只商贸会馆,还有这古韵犹存的老街。这其中最有意思的便是街道的名字。现存的古街还剩下福建街、中山街(又名半边街)、陕西街、大码头街、和平街等,其中保存最为完整的是中山街。经过多番访问,当地人关于这些街名产生有两种说法。一种称:石桥镇原有长短老街 11 条,分别由八省移民各姓所建。而另一说法则是:这些历史味满满的街名并非自建镇就有,而是在解放过后命名。以前,这里的街道几乎没有名字,只有现今的中山街以前有名字,称为半边街,而命名的原因不得而知。据当地人猜测,是根据每条街的标志性的建筑或者聚集的商人群体来命的名。
03
石桥民俗特色
说起石桥特色,最值得一提的就是九莲灯。 解放前,简阳县石桥镇每年都要搞一次九莲灯的表演,观者人山人海,热闹非凡。九莲灯,是由九位男子组成表演者的,表演者头缠青丝,上身赤裸,不穿短裤,脚登草鞋;其额上、前胸两乳,前腹左右、后背左右、两手臂等九处各挂油灯一盏。油灯用白铁皮做成的“爬壁灯”,内装菜油,用线做灯埝点燃。表演时母爱好时光,九人成一路纵队,前八人每人用两根龙头木杖支撑双臂。表演者游街时要吟诵一些话语,内容多是关于祈福消灾的。而关于九莲灯的起源也没有具体的记载。据当地老人说:以前有个屠夫杀生太多,满身长满毒疮,于是就在身上挂了九盏灯,以此来祈福、保佑自己。后来,这样的活动就演变成了一个通俗的民间艺术活动,并伴有“狮灯”、“腰鼓”、“彩船”等形式。也有相关文章介绍九莲灯与城隍出驾有关,因为九莲灯多在城隍出驾这天表演,是城隍出驾时表演活动中的一个项目。
四川省文化厅曾为石桥九莲灯的新生和重演进行了摄制并播放王浏芳,使这朵民间艺术的鲜花有了与全省广大群众见面的机会。在经过一系列的保护宣传后,石桥九莲灯却似乎失去了生命力。近几年也再也没有举办过这个活动,当地人称是因为经费问题,很难再找到表演者。
“简阳的包子,石桥的面。”这是石桥人民一直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已拥有 300 多年历史的石桥空心挂面可谓是石桥响当当的招牌。石桥面大致可以分为三种。把面条拉成银丝一样细的,叫做“银丝细面”;两头稍粗一点的,称为“石桥挂面”;面内加了鸡蛋清须知成韭菜叶子状的,称为“蛋清韭中挂面”。当地老人的说法是:正宗的石桥面下锅煮熟不浑汤,吃入口中细滑。如果煮多了吃不馊,捞入冷水中浸泡,隔夜后煮熟仍不浑汤,其味亦似鲜面。

过去,成都的达官贵人、社会名流都要骑马、坐轿都要来这石桥镇吃“牌坊面”、“高价面”,石桥挂面可是名声在外。解放初期,陈毅元帅从成都回家乡乐至县劳动镇,途中也曾在这里品尝了“石桥面”。随后,“石桥面”进入人民大会堂。然而这种全手工制作的高架面成本高,产量低,现今制作石桥挂面的人是越来越少,只有几家散户在家制作。 石桥面工艺正面临失传,曾经引以为傲的味道也只留在石桥镇人口口相传的记忆中。
清朝钟祖芬《夜宿石桥》诗云:“一夕昭关已白毛,松风无雨亦潇潇。茶芽蘸水甘同浊,蔗叶煎糖苦自熬。戴月奔来犹睡晚,闲云栖处也心劳。是非莫怪人多口,子燕雏莺亦善嘲。”石桥具有悠久的产茶历史,自是有大大小小的茶馆无数。每家茶馆都是座无虚席,特别是逢场赶集的时候。其中,历史较为久远的要数清代楼阁式茶园——老龄茶园,是书法家野人亲自题名的。老龄茶园保留了较为原始的戏座式茶馆,楼下为大通茶座,楼上为雅座。其茶具和座椅也是较为老式的那种,大家围坐在一起,喝茶聊天,很有老式茶馆应该有的味道。由于不再唱戏,二楼雅座也基本荒废,感兴趣的人也只是在楼下观望一下,以此来领略当时人们惬意的生活。
河西石桥与河东简阳
04
解放战争后,处于沱江西岸的石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其变化也加速了河东简阳的发展。其中石桥的交通变化最为显著,随着成渝铁路专线通车,货物运输的主要方式由水运转移到铁路运输上来。石桥的航运优势就此衰弱,而跌路运输的发展扩大了河东简阳的经济范围。铁路的运输价格和便利程度高于水运,由此石桥的水上运输量急剧下降,简阳的货物运输量则在不断增长。在随后的几十年里,成渝高速公路通车后,石桥的船只也只是剩下过河和运送沙石的作用了。后来随着沱江一二三桥的修建,河西石桥与河东简阳的来往也是愈加频繁。这样,过河码头的作用逐渐减小,石桥港也再不见当时的繁华热闹。直至撑船的人再也不见血必净,石桥便也沉默下来。
由于简阳城镇的快速发展,石桥的经济地位被撼动。建国后,除县人民政府设于简城外,其余财贸系统留在了石桥。1952 年后,也陆续迁往了简城。在失去交通和政治的区位优势后,石桥便逐渐衰落下来。再加上河东简阳地势开阔,平坦,发展的力度加大。而石桥背靠山脉,地势狭小,已经不能再扩展。交通优势的丧失,建筑物的破败等诸多原因。 这座成都城东边,成渝走廊上的“千年古镇”、“移民古镇”便被掩埋在历史的长河中。

如今的古镇虽然破败,但依旧可以找到历史的遗珠。下栅子城门矗立在江西街的尽头,它是石桥古镇里唯一的被列为县级保护文物的遗址。相传,城门建于清代乾隆年间。其原有城门四座,南城门俗称下栅子城门。据《简阳县志》记载:其“历经战乱,城墙和城楼大部被坼毁,仅余下栅子城门尚存”。在旁立着的石碑上记载 : 城门为石砌拱顶,高 3、25 米,宽 2、15 米,厚 1、8 米。城墙坼除仅存石雕栏柱四根,已风化。若是仔细观察城门,会发现两旁刻下的门联的字迹已无法辨认,据说已在文革时被敲打模糊。这石桥镇里共有四座城门,早晚开闭。下栅子城门是南城门,也是现存的唯一一座城门。
除了下栅子城门外,五隍洞也称得上是现在石桥古镇的标志性建筑了。关于五隍洞的存在也有着不同的说法。解放后,石桥古镇中那些被埋的,或者扔掉的菩萨,被人们重新重视。人们将那些散落的菩萨聚集在了一起,修建了现在的五隍洞。这算是石桥比较大的寺庙了。而另一个说法则带着浓厚的神话色彩。五隍大帝曾在山中修行,他在半山腰的地方通洞直达东海。与东海龙王探讨经理,共修百年,终成大佛。人们为了赞颂五隍大帝锲而不舍,努力修行的精神,修了五隍庙来纪念。最为奇特的是五隍洞冬暖夏凉,风景宜人。洞口石壁上的“龙蟠凤翥”四个大字写得苍劲有力,龙飞凤舞。远望,则骨势峻迈,突兀傲立;近看,则形体舒展,纵横奔放。有识之士认为此四字笔力雄健,姿态俊逸,出自名家之妙笔、高手之精刻。又有传说称 : 明代道士张三丰四处修行,路过五隍洞司光敏,被这里的景色所感,深有触动。于是随手一挥,将路边的野草作为笔墨,便写下这四个大字。现在,这四个大字依旧清晰地伴随着五隍洞,镇守至今。如今,去参拜祈福的人也不多了,最多也是逢年过节的时候。那时去寺庙便是一种象征,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保佑。
作者单位:简阳市草池镇政府
扫二维码关注
与我们 一起
览成都丨志成都丨品成都

成 都 地 方 志
修志问道,直笔著史
文章归档